从“80后”到“90后”:纷扰与争议中的代际接力

2018-01-24 13:25 作者:采集侠 来源 : 网络整理

(原标题:从“80后”到“90后”:纷扰与争议中的代际接力)

南都评论记者 张天潘

最近一段时间,“90后”突然之间成为关注焦点,似乎大有接力油腻中年人被社会集体黑化的架势:“第一批90后已经出家了”“第一批90后已经秃了”“第一批90后已经离婚了”“第一批90后已经开始养生了”等等,让很多90后不禁感叹:我们招你惹你了!当然,这必然又会牵涉一个老话题,以一个年代来标签化一个群体,是否合适?当年自我标榜“非主流”的90后群体,是否真的有某些共性能够被作为一个整体来评价?某些话题中涉及到并且引起9 0后群体共鸣的“佛系”状态 ,是怎么来的?他们是如何从非主流修炼成佛系的?这些问题,其实都值得深究。

以年纪刻画群体特征有其合理性

90后群体简单地说,就是指出生在1990年到2000年之间的一代人,基本上是独生子女,生长在媒介发达,电脑、手机等成为生活必需品的环境中,而且由于信息时代的包围,他们面临着更加多元化的生活方式。同时,社会环境更加开放,社会经济给他们提供了较为良好的物质生活。从这个意义上说,与之前出生、成长的几代人比,90后是属于真正的“优生优育”的一代,是纯种的互联网原住民。

以出生年代为“断代”划分,最早是前卫作家陈卫在1996年提出的“七十年代以后”这个概念,而后简称“70后”得到广泛通用,但也仅限于文学领域。后来被复制和发扬光大到“80后”,此时已经超越了范围的限制,成为一个指向性宏大的代名词。到“90后”这里,虽然指向性更强,但却逐渐被赋予了一些贬义,贴上了不谙世事、没有耐性、自我中心、随意散漫等标签。

这样的以“ 后”为划分法的模式,其实有合理的一面,也有不合理的一面。先说不合理的。80后、90后这样大而空的概括,容易把观察对象标签化和表象化,因为游走人们视线中的毕竟是少数,而更多的出生于90年代那个年龄段的青少年,尤其是来自广大农村地区的青少年,社会的分化和差异在他们身上发生了剪刀式的放大,代际累加的社会分化更加令人担忧,他们连撒娇和堕落的资本都没有,有的甚至连电脑、网络是何物都不知,更何况其他丰富多彩的未曾接触的生活方式。不同的起跑线,很容易让他们成为失声的一群、新“沉默的大多数”,被显示器给“屏蔽”了,这无疑是灾难性的。

当然,从合理的一面看,虽然现在很多人反感这种年龄划分,的确,因为这样容易陷入一种标签化以及一概而论的片面性,但是,固执地认为每一个人都与众不同、不能群分的绝对相对主义思维也是不可取的。肯定与尊重每一个个体的存在与独特性,这自然是好的,但是过犹不及,最后反而导致把每一个个体虚无化,与初衷背道而驰。至少在做一个群体画像刻画的时候,也的确是找不到更好的可以替代的词汇。

不可否认,每一个时代的人,都有着强烈的时代印记,因此这样的划分有其合理性。作为一个概念上的群体划分,有着较为便利的指向性,而且这种划分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更方便地把群体的讨论拉入公共视野,台湾和香港也流行这种称谓,只是形式与叫法上有些略异,台湾以七年级八年级来称呼80后、90后,香港是以第四代统称出生于七十年代中至九十年代的一群人(也可以说是婴儿潮的后代)。欧美一直有“千禧一代”的说法,日本则以“宽松世代”来描述,可见这种群体性的描述是世界通行的做法。

一直被污名化的90后

十几年前,第一批90后在还未成年即将成年的时候,对于90后,大家都在他们脑门子上贴上了两个名词:“非主流”“脑残一代”,火星文和杀马特造型是这个群体的典型特征,在Q Q空间等网络平台上,他们擅长把所有的生活细节都展示出来,比如穿着睡衣、自残、亲热、暴力等各个时刻,很多不符合逻辑或者匪夷所思的行为都用撅嘴、45度仰视自拍的方式,坦然地放在世人面前,在表现出种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行为,被80后贬斥称为“脑残”之后,他们很坦然地做了个顺水人情,就地取材打出了自己的口号:“脑残无罪,脑残光荣,脑残有理,脑残万岁”。由此,90后也有了“垮掉的一代”的荣誉称号。

80后和90后的冲突,在十年前是很频繁的。最具代表性的是在2010年6月9日,也就是当年高考结束的那天,一场名称上耸人听闻的争吵爆发:“69圣战”。这个争吵的背景是,为了获得韩国偶像团体Super Junior(简称SJ)当晚的演出入场券,2010年5月30日,以90后为主的数千歌迷拥挤在上海世博演艺中心取票区域,一度造成混乱引发踩踏,园区方面不得不出动大量武警维护现场秩序。现场一片混乱,网上,“SJ粉丝辱骂并殴打武警”的版本流传最广,说有粉丝在混乱中对志愿者、武警大吐口水,甚至发生肢体冲突。SJ粉丝一时成为众矢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