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志文 商演能迅速改变我的生活现状

2018-02-02 13:23 作者:采集侠 来源 : 网络整理

参加《中国好声音》后走红,摆脱“网络歌手”定位,完婚并将为人父,谈人生转变

金志文 商演能迅速改变我的生活现状 2013年02月18日 星期一 新京报   分享:  

 
金志文说,如今自己每天都想下一步怎么走,危机感很大。  
 
 
继在三亚举办盛大婚礼后,去年底,金志文与太太金兰在长春再次举行了婚礼。  
 

  参加《中国好声音》前,专事编曲工作的金志文已出过专辑《兄弟小文》,其中主打歌《左眼皮跳跳》曾风靡网络,他也被界定为“网络歌手”。如今,金志文毫不留情地称自己被当时的音乐市场洗脑了。和其他“好声音”学员相比,成名后,金志文曝光度并不高,他解释说,推新作需要沉淀。“我对事业的期望是,在中国音乐市场上有一席之地。像刘欢、那英,他们都有树标杆的东西。我的位置,我要慢慢爬。”

  做编曲属于服务行业,所有的经历都是学习

  新京报:前一阵看到《我是歌手》节目中,陈明唱的几首歌都是你编曲的。

  金志文:对,陈明老师好久前就预约了,我负责她整个比赛中所有作品的编曲。由于这份工作,我接触的大牌艺人很多,给我的感觉是,越大牌的歌手越认真、越谦虚,他们更在乎的是新锐音乐人能否提供更多的新想法给他们。

  新京报:据说你昨晚(采访前晚)突然接到一个编曲活儿,忙到早上六点才睡?

  金志文:最近总有突如其来的事儿,有些是“好声音”前就承诺的,要“还债”,有些是好朋友找上来的,很难拒绝。一般编一首曲子要三到五天,现在我一周编一首就饱和了,因为有很多商演和通告。不是迫不得已的活儿,我都不接。

  新京报:也就是说,商演对你的诱惑更大一些?

  金志文:说实话,商演能迅速改变我的生活现状,我接受这个现实。它能让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生活无忧无虑的前提下,做自己喜欢的音乐。做编曲从属于服务行业,旋律定好了,要按照人家的要求去完成,再有想法的音乐人都会被磨得没有棱角。

  为什么现在大家都说音乐圈高不成低不就、创作人能力非常有限?因为他们为了生活不得不去迎合不喜欢的音乐。但现在我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做我想要的音乐,所有的经历都是学习,我不埋怨。

  讨厌的音乐红得一塌糊涂,那就一起玩吧!

  新京报:你说的这些,可以解释为你很排斥被定位为“网络歌手”、不愿提及《左眼皮跳跳》的缘故?

  金志文:算不上排斥,就是被当时的音乐市场洗脑了。喜欢的音乐火不了,讨厌的音乐红得一塌糊涂,那就大家一起玩吧!像《左眼皮跳跳》,这是一种妥协了的音乐形式,讨巧、更快地引人注目,哗众取宠。

  这是每个音乐人都曾面临的无奈和困惑。找你的人再多,技术、音色、设备再好,它还是同样的旋律,作品水平还停留在那儿。看看我们这些音乐人,除了每天苦哈哈地做音乐,就是喝顿大酒发泄下,都纠结成什么样儿了!

  新京报:你想要的音乐是什么样的?

  金志文:我要把我的音乐风格全面展现给大家,律动、旋律以及配器等新颖元素,包括和国际接轨的音乐形式等各个方面。现在才刚起步,但这是我尽全力追求的目标。我的唱片出来,一切就都有了答案。年后筹备工作就会启动。

  新京报:显然这需要等待,好像与市场规则违背:“好声音”火了,学员最需要的是曝光度。

  金志文:你说的就是趁热打铁吧!对“好声音”学员来说,无论是有制作能力的音乐人推新歌,还是歌手与新的音乐制作人磨合,都需要沉淀。你是有曝光度了,但这个音乐形式到底适不适合你?这不是仓促决定的事儿。去翻唱,做口水流行歌,以为这样就不会被遗忘,这很可笑。我希望展示给大家的,是一个纯音乐的金志文。

  老婆、孩子都有了,除了珍惜还是珍惜

  新京报:能透露你现在的商演价格和编曲酬劳吗?你曾说你的编曲酬劳已翻番,另外,有消息说平安的商演价格没有你高?

  金志文:他现在的演出价钱绝不低于我!具体多少就不说了吧,因为还在涨(笑)。编曲没有具体的价钱,都是朋友。换句话说,给我天价制作费,我要是没时间,还会有失误;没有钱,我做起来没压力,出更好的歌,这对我来说是更需要的。我做音乐不是为了钱,但要必须保证基本生活需要。

  毫不避讳地说,现在我还在北京租房子住,生活和以前比没什么变化。一个80后,做自己喜欢的事,还坚持生活在北京,这不挺幸福的吗?

  新京报:约这次采访,经纪人给你打电话时你正在睡觉,后来联系你老婆金兰,想让她叫醒你,但她当时正在医院做产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