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地方的国民党残军仍想反攻大陆 地盘鼎盛期

2018-01-29 13:55 作者:采集侠 来源 : 网络整理

段希文李文焕欲重和国府沟通 条件谈不拢终未成功

解说:但段希文和李文焕仍不放弃和国府的联系,两人都曾飞回台湾向国府沟通,要求恢复军的番号,但结局令人失望。

石炳铭:李文焕将军说说在我面前他就哭起来,就痛哭流涕啊,他说我活到这样大,我还要来求人,这个事情也不是我造成的,他又说这是我们奉命的,今天要来这边求,那么还得不到什么结果。

解说:而正统军校出身的段希文则见到国府军方高层,被告知恢复补给的交换条件。

倪思品(时任云南反共志愿军第五军成员):他(段希文)去了回来以后,他告诉我们,他说台湾不是不要我们,是要,但是他要换人,他是这样告诉我们。他说要换,比如说干部这一轮就要淘汰了。段先生说,如果你要换我的干部的话,那我就不要这个补给,因为他们出生入死跟我一起干起来的,你这样把他们排除掉的话那我心里不好受。他说我要维护我的这些干部,不补给没有关系。

解说:1962年3月,三军五军联合成立东南亚反共志愿军,在缅军不断攻击下,他们移往泰国边境驻扎,既然回不去了,就得想办法在异域生根。眼见泰北饱受反对势力的骚扰,一个计划逐渐在段希文的心中成型。

姜楠:在一个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段希文避开大路,在树林里穿行四天,到达了泰国清莱省的美斯乐,美斯乐距泰老边境线不远,偏僻闭塞,更重要的是地形险要,易守难攻,残军窜入泰国的消息很快传到泰国国防部官员的耳里,泰国军方吸取缅甸军队的教训,不敢对残军轻举妄动,担心久攻不下,造成被动。于是采取久围不攻的办法,试图拖垮残军。这期间蒋介石仍做着反攻大陆的梦,对于段希文这样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脱离台湾的领导于心不甘。1969年元月16号蒋经国来到泰国,了解残军实情。接着台湾一众高级将领来到段希文住处,商谈补给和接受台湾整编的问题,并明确提出要兵不要官,老弱病残一律不要,军官需要重新调整。段希文和李文焕当场拒绝整编,自此,与台湾权力中心渐行渐远。

残军帮泰国清剿游击队 终获承认扎根泰北却再回不到故国

解说:1970年美军在越战中节节败退,被缅甸及越南包夹的泰国,境内反对势力也快速崛起,泰国军方虽然拥有优势武力,却总在战场上失利。

赖岳谦:泰国一直没有办法平定泰北,泰北那个时候有泰共,还有其他的一些叛乱组织,那泰国本身没有办法,没有能力去(解决)。所以泰国非常需要当时也需要有打仗经验的国民党的军队在那个地方。

解说:段希文了解泰国的需求,当他和李文焕在曼谷与泰国参谋总长江萨见面时,并没有拒绝泰国接收两支部队的提议,但他要求先确定国府的态度。

刘正东:然后李将军与段将军就同他讲,请他去再同台湾讲,最后他又同台湾“政府”讲,那我们“中华民国政府”也就答应他,说好,那就把我们给他们(泰国)了,就把我们拨给他们。

解说:但泰国在刚接收三军五军时,许多政府军对残军的作战能力存疑。

邓国雄(时任东南亚反共志愿军第三军成员):泰国政府军看到我们三、五两军的面黄肌瘦,你们这部队怎么打仗啊,结果我们的老将军说,没问题,你们看他们面黄肌瘦,是因为吃不饱穿不暖,但是上战场绝对不会输人。

解说:1970年12月10号,三军五军改组为泰北志愿自卫队,在出发前段希文和李文焕召集军队说了一番话。

王世杰(时任泰北志愿自卫队成员):说我们在人家的国家,他们国家有问题,如果我们不出战,他们是不会欢迎我们的,不欢迎我们住在这里,那我们要去哪里啊,我们大陆也回不去,台湾又回不去,你说要为生存这个不是为什么战,为生存而战嘛。

解说:换上泰国的军服,手持泰国供应的武器,打着泰国的旗帜,三五军前往清莱战场。

陈德周:泰国它防我们,更好的武器不给我们,最多就是M16,机枪都不给啊,同这个泰共作战,最怕的就是地雷,地雷跟拉雷啊,我几个朋友几个同事都牺牲了。坐在这里,坐在这里一样没有事,起来啊,踏下去就中了,砰一下,两个三个就再见了。

解说:两周后泰国补助三五军,每军每月25万泰铢,并发给每人难民证,持有难民证的残军只能在他们驻守的山区活动,不能进入曼谷。另一方面,泰国还以难民迁移计划为名让三五军屯守边界,泰国和缅甸寮国的交界处都是人烟罕至的丛山峻岭,奉命屯守各据点的三五军必须面对艰苦的战役。